背景:
阅读新闻

江苏连云港何氏祭先祖文

[日期:2009-12-16] 来源:江苏何氏网  作者:佚名 [字体: ]

 

    维公元2009年元月17日,农历戊子年腊月22日,我等何氏族人齐聚于先祖纪念碑前,敬备奠仪,祭奠列祖列宗,而致词曰:
            

伏维始祖,肇自黄帝。秦汉时起,两千年继。贤才辈出,忠良传世。

明代播迁,来到赣榆。创立家园,筚路蓝缕。祖讳世本,亲生子五。

守仁义礼,智信从举。三高堂号,光彩闪烁。建朱岔汪,气象宏阔。

世代相传,祖业卓荦。子孝孙贤,安居乐业。新中国兴,为民治水,

修成水库,蓝图宏伟。惜我祖坟,恋我故居。含泪移民,服从大局。

我等后裔,分居异处。不忘祖恩,公祭阙如。戊子年春,筹资立碑。

承先启后,祖德永垂。俾我后人,知根识本。四时凭吊,励志发奋。

爱国爱乡,团结上进。建功立业,代出才俊。祖宗神明,后土皇天。

耿耿此心,日月可鉴。虔诚拜祭,永矢勿谖。

尚飨 !

   (注:本地何氏,明朝由安徽庐江迁来,第一位老祖讳世本,和他的侄子守从来此定居。世本亲生五子,分讳守仁守义守礼守智守信,形成朱岔汪何姓五支;守从后徙东海,堂号都是三高堂。因为修建石梁河水库,朱岔汪全体移民,祖墓难迁。2008年春,建何氏先祖纪念碑7座于水库北滨,以便凭吊)

我那永远的朱岔汪

    我的老家是朱岔汪。

    朱岔汪建村于明朝,何氏先人开垦起来的一片热土,何氏子孙在这里休养生息,一辈辈辛勤劳作奋斗不息,一直延续了17代。1958年,国家修建石梁河水库,父老乡亲们满眼含泪,拜别祖先坟墓,拜别一滴血一滴汗建设的家园,一步三回头,踏上新的创业路。但是那遥远的朱岔汪,那永远的老家,却定格在老少爷们的嘴里心里梦里!老家情结再也解不开!

    朱岔汪位于江苏山东两省交界处,也是赣榆东海临沭三县交界处,在欢墩镇西南15里。庄南2里是沭河,8里是磨山,村庄跟东海的山后贾庄两个村隔河相望;庄东是马朱孟村,相距2里;庄北连接着北小庄和二龙村;庄西是临沭县的小埠子、北辰,经小埠子往西南走9里路就到了大兴镇。

    朱岔汪东南两面都是平川地,多是黄沙土,也有黑土。北西两面地势渐高,属于岭地。村庄地基略高,搬家时就有300多户人家。解放前为防备鬼子土匪骚扰,庄子四周建有圩沟,相当于护城河。沿沟修筑了围墙,东西南北各有一座圩门,还建了两层的炮楼,便于了望。这样的布局及设施在当地很少,充分反映了全村人的齐心和智慧。村内大街小巷四通八达,村东水井又旺又甜。

    朱岔汪90%的人家姓何,其他张孟朱李庞孙王等姓也都跟何家有亲。几百年来,姓何的也有逃荒外出的,大都分散在东海临沭一带,并且祭祖修谱都来参与。村里人同姓多,一般称呼都略去何字,直接说辈分和名。庄南一座特大的坟墓,被称作“头座坟”。里面安葬的就是当年从安徽庐江首先来此地的祖先。村里一座大祠堂,供奉着列祖列宗,刚解放时有一个被称为“老董二”的老头看守。村东大庙里边有泥神,有位尼姑常住,她也姓何,本村人,我小时喊她“大爷”,此人搬家后才去世。

    朱岔汪在搬家前各项工作都是领先的。农业生产发展快,旱田水田都有,使用化肥和良种。化肥那时叫“肥田粉”;地瓜良种“胜利百号”。1958年卖公粮达到50多万斤,在欢墩公社名气很大。村里有一到三年级的小学校,复式班教学,有几位公办教师。村里年轻人踊跃参军,好几位老党员当过武工队,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每当农闲,老少爷们就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娱活动。有著名的跑马灯,还有业余剧团。马灯队四乡闻名,搬家到朱堵后还曾经玩过。业余剧团曾经排演山东吕剧《小姑贤》,也排演过许多反映集体主义歌颂社会主义的各类节目。1954年,村里请石门头的“大戏”班(京剧团)演出《铡美案》,方圆十多里的人都来看戏。

    为支援石梁河水库建设,1958年开始,朱岔汪陆续搬迁。先是搬到朱堵公社,安置不了,许多社员倒流。倒流的人中,一部分搬到门河公社,一部分搬到墩尚公社。留在朱堵的人中,分出一批搬到了殷庄公社。这样全县就形成了四个朱岔汪。人在异处,心仍趋同,大家都忘不了共同的老家。逢年过节,祭祖圆坟,红白喜事,遥相呼应。一笔写不出两个何字,乡情亲情总是分不开。1960年全部搬完后,恰逢三年自然灾害加上苏联逼债,朱岔汪人遭遇建国后最困难的境遇。缺吃少穿没有住房,许多人得了浮肿病,体弱的老人们怀着对老家无尽的怀恋告别人间。我的爷爷正是死于那个时候,临死前他坚持要回老家。他是在自己辛劳了一生的故乡咽下最后一口气合上双眼并且葬身于那里的。老人家一字不识,也没听说什么“狐死首丘”的文章,但他对故土的爱,他对劳动的爱,他对子孙的爱,同样感天动地!

    由于石梁河水库有时蓄水不足,朱岔汪村旧址和土地一度露出水面.沭河北岸长满芦苇,庄南庄北可以种麦。父老乡亲们不约而同带上犁耙镰刀回老家割柴种麦,因此多次跟附近的农民发生冲突。1982年,四个朱岔汪上千村民回西乡老家种庄稼,他们搭建窝棚,竖起红旗,挂起大钟,毫不理会乡里县里干部的劝阻。此事惊动了徐州地区,最后政府答应了村民们提出的改善生产生活条件的要求,拨付了资金,事件才平息。父老乡亲们不要任何报酬,自带干粮,也愿意回老家耕种祖先留下来的土地,显示了朱岔汪巨大的向心力凝聚力。

    近年来党和国家重视移民安置工作,拨出专款补助移民,我的父老乡亲们终于得到了一点补偿。但是,许许多多的人没能等到这一天,我的老爹奶奶,我的大爷大娘,我的父亲母亲五叔五婶,还有许多乡亲们,他们此前已经魂归故乡!健在的长辈们风烛残年,这点暖意能否化开他们心底的冰霜?不管如何,朱岔汪的老少爷们为国家建设做出的奉献付出的牺牲有目共睹天地可鉴!

    朱岔汪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是我的根我的魂我的圣地。父老乡亲们疼我爱我护着我,送我走上求学路,送我走上工作岗位。我在朱岔汪上到小学三年级,四年级到了马朱孟完小,之后搬离了老家。作为老三届的一员,1968年高中毕业后,我又回朱岔汪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整整10年当社员,老少爷们教我干农活、教我理家过日子。在我被打成“五一六”的黑暗岁月,他们不嫌弃不歧视,亲情邻里情终生难忘!离开朱岔汪30年了,三叔二大爷婶子大娘们对我还像当年那样亲亲热热的。朱岔汪,您是我人生的起点,也必然是我人生的归宿!

   我写过一篇题为《老家》的文章,有一部分是写朱岔汪的。2008是朱岔汪搬迁50周年,今天用这篇短文,写写我的情愫,也给后辈们留点村史资料。我的朱岔汪,永远的朱岔汪!您没有什么显赫的声名,没有出过什么巨星大侠,但您的沃土,养育过草根草民。不愿伤天欺祖的老少爷们,没有任何奢求,只愿在自己心中,永存您的温馨永存您的亲情!

   朱岔汪,我永远的老家,请接受我的怀念和祝福!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hyhhq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